ÐÒÔË·Éֱͧ²¥app

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

  • ²©¿Í·ÃÎÊ£º 554743
  • ²©ÎÄÊýÁ¿£º 164
  • Óà »§ ×飺 ÆÕͨÓû§
  • ×¢²áʱ¼ä£º2019-11-12 11:53:04
  • ÈÏÖ¤»ÕÕ£º
¸öÈ˼ò½é

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

ÎÄÕ·ÖÀà

È«²¿²©ÎÄ£¨18£©

ÎÄÕ´浵

10Ô£¨648£©

9Ô£¨288£©

8Ô£¨985£©

7Ô£¨550£©

¶©ÔÄ

·ÖÀࣺ °Ù¶È½¡¿µ

×÷ÕߣºÌ·Õñ·å

ÐÒÔË·Éֱͧ²¥app£¬è¯´ç½¢ï¼Œåˆå¯¹å¾è‰¯æ‰å¼€å£ï¼šâ€œæ‰å­ï¼Œä½ ä¹ŸåŽ»ï¼Œä»Šå¤©æ¥æˆ‘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ç«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ç«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ç«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ç«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ç«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ç«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 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ç«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ç«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ç«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ç«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ç«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ç«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 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ç«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ç«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ç«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ç«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ç«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ç«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 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ç«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ç«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ç«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ç«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ç«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ç«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 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ç«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ç«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ç«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ç«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ç«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ç«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 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ç«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ç«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ç«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ç«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ç«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ç«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

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 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 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 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

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 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 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 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

ÔĶÁ(647) | ÆÀÂÛ(971) | ת·¢(406) |
¸øÖ÷ÈËÁôÏÂЩʲô°É£¡~~

ÐíÌìÏè2019-11-12

ÕÅÐìÙ»£ºè¯´ç½¢ï¼Œåˆå¯¹å¾è‰¯æ‰å¼€å£ï¼šâ€œæ‰å­ï¼Œä½ ä¹ŸåŽ»ï¼Œä»Šå¤©æ¥æˆ‘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ç«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ç«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ç«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ç«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ç«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ç«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

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

ºòº½2019-11-12 11:53:04

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

Àîñý2019-11-12 11:53:04

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ç«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ç«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ç«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ç«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ç«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ç«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 £¬è¯´ç½¢ï¼Œåˆå¯¹å¾è‰¯æ‰å¼€å£ï¼šâ€œæ‰å­ï¼Œä½ ä¹ŸåŽ»ï¼Œä»Šå¤©æ¥æˆ‘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ç«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ç«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ç«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ç«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ç«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ç«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 ¡£è¯´ç½¢ï¼Œåˆå¯¹å¾è‰¯æ‰å¼€å£ï¼šâ€œæ‰å­ï¼Œä½ ä¹ŸåŽ»ï¼Œä»Šå¤©æ¥æˆ‘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毫无情绪,心里却是把几个女人的性情过了一遍,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使然。   认完几个嫂子轮到侄子,最小的还是个婴儿,最大的是徐磊。   徐锐当兵时,徐磊才三岁,现在徐磊对他并无印象。看到前面站着的冷面叔叔,也不害怕,他娘让他喊叔,他也乖乖的喊:“小叔,我叫徐磊。”   徐锐从兜里掏出一毛钱递给他,徐磊更高兴了,喊的更大声:“谢谢小叔,小叔呀,你真是个好叔。”   喊罢,专心致志的摆弄那一毛钱,心里想着该怎么花它,是买糖呢?还是买其它?   老二叫徐周,今年四岁,胆子和他娘一样小。看着冷冰冰的男人,有些害怕,不过倒是个听娘话的,喏喏出声:“树,我四周周。”   徐锐一视同仁,给老二一毛钱。   徐周害怕小叔,拿到钱也不怎么高兴,也没说谢谢。   其他人没感觉怎么样,陈男却觉得有些丢脸,但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敢说什么,只带着儿子缩到角落里。 第14ç«  打赌   除了徐磊徐周,站在这里的还有两个孩子。   分别是徐楠和徐槐,两人一个九岁,一个四岁。   徐楠站在那里,低着头,缩着身子,看不清脸上表情。徐槐想牵哥哥的手,哥哥不给牵,有些委屈和不安。   这时,气氛微妙,不复刚才的和睦。   徐长喜神色复杂,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,对儿子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你解刚哥家的两个孩子,你改花嫂子想让孩子认认你,所以把他们放到这里。”   徐锐看着面前充满不安的两个孩子,从兜里拿出两毛。   徐楠看到面前递过来的双手,猛然抬头,表情惊讶,然后犹豫一会儿,想起娘交待的,然后接过钱,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一旁的徐槐跟着哥哥走,也开心的接过钱,接着说道:“谢谢小叔。”   “嗯。”   徐长喜以及徐家其他兄弟看见这一幕,皆松一口气。   认完亲,该干啥干啥,毕竟是一家人,就算有几年不见,但气氛和谐自在。   谢家沟,队里的干部正在集中队里人开会。   谢灵带着秋阳秋月和几个妇女从李荷花家里出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儿。   李荷花纳闷:“你说这好好的出什么事了,怎么这个时候开会。”   “这不过年不发肉,不发粮的,也没什么好事。”   “唉,看看就知道了,说不定呀又是征人干活的。”   李桂香说完这话被人拽了拽,看看谢灵然后反应过来,不自觉的拿手打打嘴,“啊呸,看我说这丧气话,今年刚征过人,怎么会再征人。”   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李荷花等几个妇女都很无奈,这桂香嘴就是快,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注意点,怨不得谢老大媳妇天天在外面说她。   谢灵脸色平静,像是没注意到她说话一样,笑着开口:“我猜啊,队里这时候开会是有好事,要不我和嫂子们打个赌。”   “行啊,灵灵不是想学花样吗,今天要说的是好事,我就抽出时间教你。”李桂香平时最喜欢热闹,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少了她。   “桂香嫂子这话我可记着了,在场的人也帮我们作证啊!要是我输了,我就给桂香嫂子做两个鞋垫。”一来一往才长久,谢桂香有了赌资,她也得说一个。   “好,我给你们作证。”   “行,我们可都记下了啊。”      几个妇女也愿意凑热闹,忙答应了。   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到谢家沟平时开会的空地上,这地方是以前村子富人唱戏说书的台子,后来被大家征用作讲话用。   原跃进站在台上   “大家静一静啦,静一静,今天我们说一个事。”   原跃进办事牢靠,性格虽然软和,但在队里人眼里还是很有威信的。   这不,他说安静,台下的人果然静下来。   原跃进满意一笑,随即开口说道:“咱们大队公帐上欠了不少人的工分,这拖来拖去也没个准,大家肯定也想让队里还。”   话音一落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。   “可不是嘛,欠了我家好多,也不说还。”   “还有我家的。”   “这是不是准备把工分给兑换了啊。”      “安静,安静,我还没说完。那些工分换粮换钱,队里肯定是还不起的,不过咱们可以拿其它还。”   “村里后山脚,不是有不少树嘛,咱们拿那个还。要木头,跟我说一声,让计分员做上标记,然后让会计记上帐,自己就能砍了,可以拿它抵工分。当然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有工分,欠再多,也不能换那些好树了,所以大家早点决定好,时间不等人,错过这次了可没下次。”   说完,台下的队民都议论开,跃跃欲试。   这年头,除了家里特穷,还要欠队里的外,其他人都有剩下的工分,记在队里却没有换。   以为再也要不回来,谁能想到还能换东西,虽然木材便宜,但后山山脚那些好木材可是不能轻易弄上,对于大家来说算是意外之喜。   盖个房子做个箱子啥的都需要木材啊。   大家都很高兴,原跃进也很高兴,还是这读书的脑子好啊,虽然损失点好木材,却能把队里的账平了。   这以后也不用在操心队里还债问题,还能间接的给队里人发点福利,唉,好主意,好主意。谢灵这闺女就是能想,脑子活灵。看来以后对孙子的学习得再操一份心,可不能让他混日子。起码得像侄子那样上个高中。   被原跃进赞脑子好的谢灵此时也高兴极了,她也只是试探试探,没想到真能成。   现在,既能学了花样,还能换木头了。   她可是觊觎后山的木材好久了。   现在队里做家具都是砍掉队里长的树,材质粗糙。而后山山脚的树,虽不是上等木材,但树木高大粗壮,硬度高,边材颜色浅,材质十分不错。   再有,现在如果不换,以后动乱蔓延到乡下,就没机会动属于公有财产的树了。   谢家沟开完会,大家迅速散去,各回各家,商量会上说的事。   而谢灵自己就能做主自家事,趁着大家都在犹豫,就立即找原跃进划树去了。   来到原跃进家,和原跃进媳妇打了声招呼,进了堂屋。   堂屋原跃进正拿陶瓷缸喝着水,嘴里哼着:是个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,看得出来,他心情很好。   谢灵走上前,开口说道:“叔,我想用工分换树,来跟您说一声。”   原跃进惊讶地道:“这么快考虑好了?”   谢灵腼腆一笑,好似不好意思,开口说道:“其实我之前就想给家里两个闺女打个箱子用,但没有合适的木材,因为一直惦记着,才想到拿工分换木材的主意。不过,之前就是给您出主意,提个建议,没想到您真决定了。”   原跃进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,语气也十分和蔼:“你这心好,主意也是好的,对大家都好,我肯定得用。你们这念过高中的就是不一样,比我聪明。”   谢灵摇摇头,连忙说道:“叔这是啥话,有用就好,我也是怕给队里和叔添麻烦,看来瞎想还想对了。”   “哈哈,你这闺女就是太谦虚。之前英子还说你比以前外向了,现在看还是内向的很,以后得改改,咱优秀就是优秀。”   “嗯嗯。”   和原跃进唠了一会儿,谢灵提出要回去了,原跃进看天儿不早了,就没留她。   原跃进媳妇英子留谢灵吃饭,谢灵拒绝,现在大家都不富裕,就是队长家也不能随随便便吃人饭,推说家里还有孩子,赶紧走了。   谢灵走出大门,心里松口气,原跃进性格温和,平常也是笑眯眯的看着好说话,但能当上大队长这种实权领导也不简单那。 第15ç«  她很敞亮   谢家沟标记树,砍木头,记账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。-   谢灵虽是第一个做标记的,但混在人群里也不显得突出,也就是一些人说说酸话。   比如李桂香的嫂子连雨来就觉得谢灵最先选,把好的都挑没了。选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干啥子,家里几个女的不用盖房子用着浪费,还不如省下来给队里其他人用用。比如她家。   然后还让李大慨去谢灵家借树,或者两家换一换。   连雨来在家里酸这几句,正好被回娘家的李桂香给听到了,这不捅了马蜂窝。   李桂香最近和谢灵经常待在一起,觉得谢灵人好,平易近人,不占便宜不道是非,还有文化。   而她这好大嫂,最爱占便宜,心眼小胆子小,还自以为自己聪明,经常背后捣鼓她。   听到她那番不要脸的话,当即嗤笑,嘲讽她大嫂吃不着葡萄就吐葡萄酸。拉屎不出赖地硬。明明是自己犹豫去的太晚挑不到好树,非要怪别人太早。   连雨来也不是个好相予的,听小姑子骂她,也是一点就炸。说李桂香就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明明是个狗非要装作老鼠,什么事都要管一管。   姑嫂两人厉害,李大慨却是个软柿子,哪个也拿捏不了,只能眼看着两人吵。   一个木头门隔不住一家事,这不两人吵开,村东头大多数都听见了。   然后一个村子的人也听说了,都觉得她没理。谢家沟谢家是大姓,和谢灵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  再说就凭谢灵爹娘大姐去世后,还能把两个外甥女接回来改了姓,大家就对她竖起大拇指,觉得这人好。-   虽然好些人说她傻,但聪明的却觉得和谢灵这种人相处着放心。   加上,谢灵最近外向了不少,逢人就打招呼,就算是不待见她的人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。   后来,有人见着连雨来就讽刺她,贪得无厌,连孤女都不放过,本来人家就不容易,还要欺负欺负人家。   弄得连雨来好大没脸,和小姑子本来就不好的关系也更加恶化了。   而故事中心的谢灵听后只是笑笑,不发表意见,有人跟她说后,见谢灵不怨不气,更加觉得这人好,不记仇,心胸开阔。   其实,谢灵心里却想的是:且等以后吧。   谢灵最后得了四根大木头,数量在队里属于中等。   但谢灵家里没什么人,所以队里人还是好奇她弄那么多木材做啥子。因为有之前连雨来的事,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闲话传出。   谢灵拜托谢家几个本家堂哥给她把木材砍成各种形状,方便存放。   谢建设几人虽不是木匠,但乡下人都明白个一二,知道做家具适合裁成什么形状,留给谢灵裁成什么形状。   因为得了好木料,一时之间,谢家沟做家具的人多了起来,大队的木匠越发的忙不开身。   大晚上,谢灵家的门被敲响。   谢灵从里面问道:“谁啊,这么晚了?”   “是我,李桂香。”外面的人连忙回应一声。   好大一会儿,谢灵确认了人,才把门打开,道:“嫂子,刚对不住啊,开得这么晚。”   李桂香跟着谢灵进屋,闻言连忙摆摆手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晚上的,你家这儿偏,家里就你一个大闺女,还有两个孩子,必须得认准人儿再开。”   谢家的房子是后面谢爸谢妈新盖的,为了地方大,能把自留地圈在院墙里,盖得比较偏。   不过因为谢家几个女人,谢爸专门把院墙往高里盖,后来还从山上弄了一些荆棘扎到墙头。   这房子偏是偏,用水却方便自在。   两人把小家经营得美美的,谁知道,两人这么早就走了,留下谢灵一个人。   李桂香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,对着谢灵一顿说:“以后你可得把家门看好了,天将黑就得把门插住,白天出门,也不要忘了锁。别看队里那群人潇洒,说什么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的。他们那是家里人多,来来往往不方便上锁,要不然谁都想把家门看的紧紧的,这会儿小偷儿猖狂的很。”   这年头配一个钥匙也贵的很,所以一家一般只有一两把。   谢灵嘴角含笑,也不插嘴,认真听着李桂香说道儿。   说罢,见谢灵还是温温和和的,眼睛透亮的看着你,她拍拍谢灵的手,真心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性子。”耐心细心,让人十分熨贴。   这时,秋阳给李桂香舀了一瓷缸水,秋月把板凳让出来给她坐。   “哎呦,这俩小的真懂事。”李桂香看两人的动作赞了一声。想起家里几个调皮的,说道:“还是这俩可爱听话,我家那两小子一天不着家,回家就是为了吃饭。整天在外面跟人斗凶斗狠,都没帮她娘做过点家务事儿。”   “我家闺女可爱懂事,栓子和根生也是个好孩子,眼神正,前几天我还见俩小子给你往地里提溜水呢。”谢灵笑笑,拿手顺顺靠在她身上的两小只的头发,说道。   那俩人哪是帮她,只不过是想比谁力气大这才提溜水,后来连桶也不知道送回家。不过李桂香听见谢灵这话心里却是开心,嘴上谦虚:“我家那俩可不行,还是闺女听话。”   谢灵笑笑,顺着她的话说:“闺女文静一点,小子调皮一点,都挺好。”顿了一下,岔开话题说道:“嫂子,你这会儿来是出什么事了?”   李桂香喝口水,开口:“看我这性子,一说啥就说个不停。我今天来就是问问你,你想不想去南理大队做家具。咱队里的李木匠最近一两个月肯定忙不开,罗家湾和南理离得近,我和陈家媳妇想着是去南理,让南理的徐木匠做,他的手艺比两个大队的都好呢。”   谢灵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去,怎么不去,我丢了好些木料,就想着做几样东西,哪知道人这么多,我也不认识其他大队的木匠,只能等着。幸亏这会儿天气好,要不然木头也该潮了。桂香嫂子来的正是时候呢。”   “行,那咱明天早点,你准备准备。明天我让孩子他爹用平板车帮忙拉木材,你就一早等着,老四过来拉上木料,咱一起走。”   “行,那明天我准备些吃食做咱们的午饭,嫂子你们就不用带了,要不然我可不应。”   “好嘞。”就冲谢灵这份敞亮,李桂香以后有啥事儿还愿意叫她。 第16ç«  小明刷牙   送走李桂香,谢灵开始做饭。   谢灵做大厨,秋阳秋月看火,往里放柴。   谢灵拿一个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后倒进水开了的锅里,然后放几根青菜。倒一滴油,洒点盐,多放点醋。片刻,小半锅青菜鸡蛋汤就好了。   鸡蛋汤稀稀的,汤里也没有成块的鸡蛋,但谢灵加了一滴油,配上鸡蛋的腥味和醋的酸味,倒也不错。   谢灵拿开锅盖,一时之间香味铺满厨房。负责烧火的两人坐在小凳子上,看不着锅却使劲抬头,鼻子一吸一吸的。   秋阳秋月闻着味儿,只觉得嘴里口水留不住了。   谢灵看着俩人的馋样儿,噗嗤笑了,“看你们这馋的,我这缺我俩闺女吃的了还是喝的了。每顿饭都来个这表情。”   秋阳吸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小姨,你做的好吃,我们没见过比小姨做得更好的饭了。以前,我奶做饭只有饭味和馊味,没有油味。”   谢灵笑笑,这年头大家不舍得拿油票买油,做菜都不放油,不用说滚个汤了。   至于罗家,秋阳奶奶王娣来什么好吃的都到罗家两个孙子嘴里了。而秋阳秋月两个姐妹吃的只比罗家其他人还不如。   要不然,两人都五岁了还比谢家沟四岁的孩子还长的矮呢。这些多说无用,只能给两人好好养着,慢慢把身子养起来。   秋月听姐姐的话,点点头,附和她姐姐的话,说道:“小姨做得好吃,什么都香。”歪着脑袋,想了想,又开口了:“小姨家是香的,人是香的,炕是香的,饭是香的,睡觉也香香的哇,好多都是香的。”   谢灵被秋月这话这语气逗笑了,点点俩人的头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小姨家这么香吗?”   “为什么啊?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谢灵:“因为多了秋阳和秋月,它就变香了。以后,你们俩要是离开了,它就不香了。”   “我们不离开,它就永远香香的了,就像兔子的家一样。”小白兔的家是谢灵昨天给她俩讲的故事,秋阳还记得清楚。   “我可不会离开,这里最好了。”秋月握握拳头,说道。   谢灵:“这里可是咱们家,你们能去哪?”   一边说着话的时候,谢灵把青菜鸡蛋汤倒到一个大瓷碗里,扣上盖子。   也不洗锅,继续炒菜。   红上锅,往里倒一点儿油,油红了后,把自家院里种的蒜苗切了放进去。   洗好的土豆丝放到锅里,一边炒一边放盐,快熟的时候放醋。   至于晚上的主食,就是早晨煮的红薯。不用热,直接吃,也节省了柴火。   没过几分钟,饭就这么好了。   谢灵让姐妹俩一个端菜,一个拿红薯,她则是把青菜鸡蛋汤给端到堂屋桌子上。   三人谢灵坐在中间,秋阳秋月坐在她两边。   谢灵先给自己舀了一碗鸡蛋汤,再给两小只舀分别舀一碗。   然后三人开始吃饭。   谢灵吃饭秀气,大方利落慢慢来,细嚼慢咽,不露牙齿,不吧唧嘴。   秋阳秋月也有学有样,比起初来时的狼吞虎咽、囫囵吞枣,现在也是不露牙齿,学着小姨的样子慢慢吃。   饭后,谢灵熬一大锅开水,给两人洗漱。   晚上大约八点   谢灵带着两小只上炕。   躺在炕上,秋阳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小姨,小姨,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啊?是小白兔的闺房,还是小燕子搭巢呢?”   躺在最里面的秋月也竖着耳朵,眼神期待着小姨能给她们讲新故事。   谢灵似笑非笑,说道:“今天啊,咱们不讲小动物了,咱们讲讲小明刷牙的故事。”   就算不是动物,她们也喜欢的,秋阳照样兴致勃勃:“不过小明是谁?”   秋月:“姐姐别说话,听小姨讲就行了。”   随后,谢灵清亮柔和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。   小明是和你们同龄的小男孩,他非常听话,就是不喜欢刷牙。   一天,“小明!”妈妈说对他说道:“该去刷牙了!”   “我知道了啦!”小明躲在浴室里,打开水龙头。妈妈还以为他在刷牙呢。   “有那么多牙齿呢,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牙都刷到嘛!”小明抱怨的说,“早上要刷牙!晚上也要刷牙!每天都要刷牙,真是麻烦!”   小明看着自己黄黄的牙齿,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:“嗯今天就不要刷牙了,明天多刷一次不就行了吗”   可是,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小明每次都说:“明天多刷一次就行了嘛。”不过到了第二天,他又把刷牙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   一天,小明又像平常一样,不刷牙就去睡觉了。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突然觉得嘴巴里怪怪的:原来,所有的牙齿都不见啦!“咦,我的牙齿呢我不是在做梦吧”   小明再也睡不着了,他翻来覆去的,一直在想失踪的那些牙齿。   他从床上爬起来,走到镜子跟前,使劲儿张开嘴巴,这一看,让小明高兴得差点晕倒了:哇!嘴巴里真的是一颗牙齿都没有了哎!“哈哈,太好了!”   小明以为没有牙齿很好,结果他起来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好吃的东西:坚果、炸鲜鱼,还有他最爱吃的炸蘑菇。   小明好想吃啊,可是没有牙齿,他什么都咬不动了。   他难受极了,跑到屋外哭了起来。   秋阳听得正起劲儿,见谢灵不说了,连忙问道:“小姨,小明的牙齿去哪了?他最后怎么了,牙齿有没有回来?没有牙齿,不能吃东西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   秋月也想知道,眼巴巴的看着谢灵。   谢灵:“最后啊,小明的牙齿重新长出来了。可是长牙齿的时间太漫长了,他又不能吃好吃的,只能喝水喝粥,最后被饿瘦了一大截,好吃的不是坏了就是被老鼠偷走了。   至于小明的牙齿,是因为他不刷牙,牙上长了虫子,所以掉光了。”   “啊,不刷牙竟然这么可怕?”秋阳秋月觉得很恐怖,又很心虚。   谢灵:“何止呢,不好好刷牙也会掉牙齿的。”   谢灵说这话时笑眯眯的,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不对,她可得好好给俩人提个醒。要不然这俩人时间长了,不用说不刷牙了,连牙刷都能整不见了。   小明刷牙的故事是《小熊刷牙》改编的,谢灵去除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,然后加上当前俩人的情况就得到了今天讲的小明刷牙。   可能小孩子小时候都不喜欢刷牙?前世她哥哥就是这么哄调皮的小侄子刷牙的。   连秋阳秋月这种乖巧懂事的孩子都磨洋工,应付她。   虽然故事里还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,但两人还小可不知道,只想到这几天她们都没好好刷牙。   秋阳捂住自己的嘴,秋月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好像有点疼。   “呵呵”谢灵看见俩人的动作不禁噗嗤一笑,说道:“不过,如果之后好好刷牙就不会掉呢?这叫及时止损。”   “它和亡羊补牢是一个意思吗?”秋阳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成语上来。   谢灵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,亡羊补牢是为时已晚,而及时止损却是为时不晚。”   秋阳露在外面的头点了好几下: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”   秋月的主意力还在故事里,表情疑惑:“小姨,故事里面的水龙头是什么?竟然还可以放水。床是什么,小明竟然用来睡觉?还有坚果,炸鲜鱼,炸蘑菇是什么东西,很好吃吗?”   谢灵没想到能注意到这些不同寻常的是秋月,她先是表扬秋月一番,然后说道:“水龙头只要一扭开就能放水,不用咱们自己提,不用到河里取水。水来自水库,比河里的水更干净。有些发达地方已经安装了。   床是用来睡觉的,非常舒服,不过没有烟囱通火,但有暖气冬天就不会冷。   炸蘑菇炸鲜鱼都是蘑菇和鱼放在有很多油的锅里炸。香软酥脆,味道好极了。”   秋阳秋月听得眼花缭乱,只觉得小明家里好厉害,竟然能用上这么棒的东西。   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用上呢!   借着煤油灯,谢灵能隐约看到两个孩子眼里的向往,她觉得欣慰。   两人听到未知事物不再是抗拒和害怕了,学会了接受,变得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。   也许有一天,埋在她们心中的小芽儿会长成参天大树。那个时候,小小的山村困不住她们。   晚间故事完毕,秋阳秋月已经睡熟。   谢灵坐在板凳上,写着日记:  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七日,晴朗的傍晚,她们睡了,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丝激动,这让我难以入眠。   来到这个时代我始终不平,认为自己有大才能,无论音乐表演绘画艺术,还是金融经理政治我都精通一二,却困守于落后的乡下,道尽家长里短。   但在看到外甥女向往的眼睛时,我突然有些顿悟。人于平淡中更能啜饮美酒的香甜。   这下这段文字,谢灵沉默片刻,她撕下纸页,然后就着煤油灯点燃白纸,看着纸张一字一句的烧干净。   再在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:   婚姻乃人生大事,慎重考虑为上,但宜早不宜迟。   谢灵写完这话,嘴唇扬起,无声地笑了笑。   然后回到炕上重新躺下。 第17ç«  徐老大   第二天,谢灵起得早早的,蒸了十几个玉米馒头和红薯。   她自己拿一个馒头,配着昨天晚上剩下的土豆丝,泡一瓷缸麦乳精当做早饭。   吃完饭,收拾好剩下的馒头,把今天带的木材准备好。   走进西屋,两个孩子还在睡觉,谢灵叫醒俩人,嘱咐她们她走了,起来自己吃饭。   秋阳秋月还有点迷糊,但也听到了小姨的话,乖乖点点头。谢灵给她们盖盖身上的薄被,让她们继续睡。   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喊。   “谢灵妹子,你桂香嫂子让我来给你带木材,一会儿你先在家等和桂香她们一起走,我就先去了。”说话的是李老四,是李桂香的丈夫。   李老四个子不高,身体却是壮实,配着一脸和气的笑,显得人十分憨厚。背上挂着粗绳,身后是平板车,平板车里已经放了不少木材。   走到谢灵前面主动帮她把木材放到平板车上。   李老四话不多,把木材放好,就拉起平板车和谢灵招呼一声就走了。   和李桂香谢灵一起去南理的还有陈丫子。   陈丫子穿着看不清颜色的缝满补丁的上衣和肥大的宽裤,脚上是一双草鞋。   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暗黄色的脸上却布满皱纹,这样的陈丫子,让谢灵多看了一眼。   谢家沟虽不富裕,更算不上人人都能填饱肚子,但却是没像陈丫子这样的夸张,瘦弱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垮似的,不知道有没有七十斤。   谢灵心里惊讶,面上没有露出异样。   “这是谢灵妹子,原来一直在县城念书,也不经常见到。”李桂香想着陈丫子不怎么出门,也不经常和人聊,怕她不熟悉,所以给陈丫子介绍谢灵。   接着,又给谢灵介绍了陈丫子:“这是银娥婶家的儿媳妇,就叫陈嫂子吧。”   “叫我陈姐或者丫子姐吧。”旁边一直沉默的陈丫子看了看谢灵,突然对她开口。陈丫子声音温柔,一点不像外表那么粗糙,不过可能长时间未开口,说起话来有些滞缓。   一旁的李桂香闻言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。   谢灵闪过一丝惊讶,在乡下已婚妇女都被叫做嫂子的。这时,趁着说话的功夫,谢灵仔细打量这位陈姐,发现这人十分奇异。穿着、声音、面貌和她那硬气的眼神不太相符。明明不是个能受气的性子,却过的这样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它原因。   不过她没多嘴,开口叫了声陈姐,没有叫丫子姐。在这里,名字叫丫子的,一般都是家中长辈不给孩子起名字,也不主动给孩子上户口。然后公安局下乡检查时,就会给人上户口,上户口时,男孩一律起名为根子,女孩一律叫丫子。   陈丫子应了她这一声就沉默下来,路上都是李桂香和谢灵说话。   三人脚程不慢,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南理大队。   李桂香带着两人来到徐木匠家,李老四已经坐在院里和徐木匠说话。一老一壮喝着水,聊着,气氛十分轻松。   看见几人,徐木匠没起身,熟络的招呼她们坐下。   如今大多数木匠都很傲气,像徐木匠这样和气带点自来熟的十分少见。   “桂香每次都这么客套,你说你打什么,我去一遭谢家沟就行了,还专门来,难道是怕我吃你家一顿饭?”徐木匠声音洪亮,说话大大咧咧,显然是和桂香两口子惯了。   李桂香摆摆手,冲着徐木匠开口:“这次我可给你送活来了,不止我家,还有两家呢。三家你一天做不完,还得过夜,我家两个小子可是受不了你的大臭脚。”   “哈哈,那俩小子竟然嫌弃他大伯,下次去了谢家沟先揍栓子和根生一顿。”徐老大闻言也不生气,而是从屋子里拿出板凳,招呼三人坐下。   李桂香呸一声,开口:“你快干活吧,咱这儿人等着呢。小心徐老叔看你偷懒,又拿鞋帮子抽你。”   “切,老头子的爱徒回来了,哪还记得他的独苗苗。”徐老大听见李桂香的话,嘀咕一句。   不过到底正经起来,拿着放在地上的小本,开始问李桂香:“你家做得家具就老四说的吧,没有要添置的?”   “没了,就老四说的,至于大小怎么合适怎么来,我不挑。”   “行。那下一个呢?你想做啥子?”徐老大早就注意到李桂香身后这姑娘了,当然不是因为其它。只是觉得这漂亮姑娘家来定家具怎么都有点奇怪。这一般家里打家具无非是汉子娶秀添新房,闺女嫁人当嫁妆。   而谢灵长的俊俏,脸白手白,留着两股麻花辫,文气十足,一副学生样儿,怎么看都是个黄花大闺女。这大闺女来给自己订嫁妆?   唉,不想了,管她呢!   谢灵不知道眼前这人在想什么,从兜里掏出几张纸,展开递给徐老大。   一边开口说道:“徐木匠,我是想给闺女做几样柜子。这不听桂香嫂子说您手艺好,我就想着看您能不能给做?”   谢灵随身携带图纸,也是看情况拿的。李桂香和徐老大惯,她就拿出来。如果不熟,她也就不拿,不给人添麻烦。   徐老大没立刻回应,而是接过图纸认真看起来。   这画不知怎么画的,上面的柜子和真的似的,一个个零部件也十分清晰。   徐老大一眼就能看懂,制作不是特别复杂,就是样式没见过,看着好看,装东西比其它柜子箱子方便。   要说有复杂的流程,就是榫接工作了。   要把为数众多、各种规格、各种形状的木头加工打磨好,然后严丝合缝地榫接在一起,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活。   而谢灵给的柜子样式,比他以前做过的柜子,榫接多了一倍。   不过,受不得苦的木匠不是好木匠,他虽是一个小木,但也是千磨百锤,经过无数次打磨的木匠,不是那等钉子木匠可比的。   像刚回来那人,明明没学几天活计,偏偏老头子觉得他比自己有天赋,然后跟捡了宝似的。   结果那小子好好的不跟他学了,现在人家回来了,老头子又粘上去了。要不是知道老头子对他娘好,他还以为他稀罕秋苗婶子,把人儿子当亲儿子呢!   啧啧,徐老大心里腹诽,编排起他爹来也是丝毫不手软。 第18ç«  徐老头   徐老大把三张图纸,一一看过去,看着谢灵开口道:“这几样做工都不怎么复杂,就是做起来有些麻烦,你要做几样?多了我做不了,毕竟太浪费时间,还有其他人等着呢。”   谢灵听见这话心里高兴,脸上也露出笑容,嘴角弯弯,开口:“三样各做一个就行,规格做就按我纸上写的那么做。然后再做三个书箱,一个大的,两个小的。大的在家里放书,小的让两个闺女用。”   徐老大听后爽快点点头,说道:“行,我给你做。不过,你那三个柜子,样式复杂,活计是普通样式的两倍,一个的价钱就给普通样式的一个半。这样行不?”   “行。”现在可不是说你拿出一个创新图纸,人就能给你打折甚至免费的时代。   现在学木匠很慢,相应的也吃香的很。   他们本来就忙,当然不希望增加他们的工作量。像谢灵给的这柜子的样式,其实最不受木匠们欢迎,因为他们靠做普通柜子就能赚钱,还比这个省力。难道就因为这样式好看,做出来的柜子更方便?   不得,要是真兴这个,他们动动脑子可能会比你设计的好一百倍。   所以,谢灵没有犹豫,利落的点点头,接受徐老大的报价。   一旁,李桂香两口包括陈丫子都对谢灵拿出图纸很好奇。   其中,李桂香尤甚,早在谢灵拿出图纸给徐老大时,要不是因为规矩,她早就想问了。   站在一旁,听徐老大和谢灵两人一问一答,从数量商量到报酬,这心里像是被爪子挠了似的。   好不容易等两人商量好了,李桂香快速问谢灵:“灵灵,你刚才递给徐老三的是什么图?”   语气直的很,李老四有些不好意思,徐老大撇了撇嘴,老四媳妇还没吸取教训,说什么都直来直去的。   谢灵觉得没什么不好说得,于是开口:“我在高中老师家里看过几样柜子,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。想着也做成那样的柜子。”   柜子不都一样吗?一个空地两扇门,还能咋地啊!这县城楼房里的东西还和乡下不一样?李桂香有些好奇,于是说道:“老师家的啊!县城楼房文化人家里的柜子和咱们做得柜子有啥不一样的?好看不?是不是多了文气?”   这下,不仅李桂香了,一旁的李老四和陈丫子也好竖起耳朵想听听谢灵怎么说。   谢灵无奈,这本来是她随口编的,大家竟然这么好奇,看来城里对大家的吸引力还真是高啊!   要不是木匠有木匠的规矩,不能随便透露一些信息,李桂香早就问徐老大要谢灵的图纸了。   这时,徐老大也凑趣了,说道:“闺女,你刚才给我的图纸是咋画出来的,咋能画的那么真呢?看起来十分的”徐老大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。   “立体。”谢灵接着他的话说道。   “立体?这个词说得好,对,一层一层的盖在上面不就是立体吗?”徐老大觉得这词儿用得好。   立体感层次感阴影变化之类的绘画技巧在二十一世纪,只要是学生都能道出个一二三。   学素描这些也是基础,对于建筑系的学生来说,恐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。   但这个年代,徐老大作为木匠,经常画图纸,不管是家具图纸还是房屋图纸,这些他们画的十分熟练。   但是却缺乏系统训练,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能掌握,因为他们不知道素描,更不会专门去学习素描。   谢灵想了想,她有很多生活品质上的诉求,恐怕以后还得求人家木匠。   她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   于是,谢灵说道:“徐木匠,麻烦你给我拿一支铅笔,再拿一张干净的纸,我给示范一下。正好也让桂香嫂子、老四哥和陈姐开开眼,让你们啊见识见识城里的柜子。”   后面一句,谢灵笑嘻嘻的,明显是打趣的话。   徐老大递给谢灵一张白纸和一支铅笔。   谢灵不和他客气,直接坐在矮凳子上,随意从地上拿起一个小薄木板垫在纸下,就着高凳子开始画。   徐老大李桂香几人围在她旁边。   徐老大是想学学谢灵的技巧,李桂香两口子和陈丫子三人则是单纯好奇,还没见过人作画呢。   此时,徐兴全和徐锐走在路上。   徐兴全就是徐老大口中的老头子,只见他一身绿军装,兜上挂着一个大烟斗,手背在后面,不时地和身旁的男人说几句。   “锐子啊,记得以前让你和我学木匠,结果你没学就好就当兵走了。   当兵好啊,比当个臭木匠有前途。当兵保家卫国,咱这些人都是受你们这些军人的保护。   可你这回来了,不走了,是不是该学个手艺。现在,有个手艺好傍身。你这年纪也该找媳妇了,以后养家也得有个活计啊!   别看你在城里有工作了,还能发工资,可这样你不是也不能经常上工。这不上工发不了粮食,还得买粮食?听着好,但真是不踏实。家里有粮心里不慌,咋能靠别人卖你粮过活呢?”   徐兴全的脾气是南理大队出了名的臭,又倔又硬,队里乡亲经常看见他光着脚追着自己儿子打。可这会儿语气和蔼,好声好气的对着徐锐说道儿。   徐锐知道老人一番好意,不说自己已经被组织安排的工作比木匠挣得多得多,也比一般城里工人挣得多。仅仅点点头,说道:“徐老叔,以后我闲了去家里找您学,您不要嫌弃我。”   徐兴全闻言眉开颜笑,摆摆手:“不嫌弃不嫌弃,你不怕吃苦,手巧的很,也能干,可比我家那个强的多。”   “就说你这给的军装,真是比城里卖的还好。也就你能给我,他徐老大能给他老子置办一身?”   徐锐闻言闷声不吭,他不接这话   徐兴全带着徐锐来到他家,一进门口,就看几人都围在一个地方。   徐兴全走上前,拽着徐老大的胳膊,问:“你这是干啥子?”   徐老大正看的入神,闻言也不抬头只呛声:“等等,要做什么一会儿说,没看我正忙着呢,没眼色。”可见徐老大的脾气也得他爹几分真传。   徐老爹听到他这不像样的话,揪起徐老大的耳朵,开口训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老子叫你你不理。要真是别人叫你做家具,你还不上天。”   徐老大干嚎一声,遇到这种爹真的很崩溃,外人还在呢,就这样像什么样子。他以后见不见人了,怎么说也得等别人走了再教训他呀!   现在,被他老爹逮着,只能低头认错,求饶开口“爹,爹,我错了,真错了。我这不是看的正入神呢嘛。”   嘴上说着,手也不闲,捏着他爹揪着的耳朵,妈呀,太疼了,得把耳朵先解救出来。   父子俩这一出戏看呆了众人,徐锐和李老四还好,看多了不觉得什么。三个女人却是惊住了,这是什么操作。 第19ç«  又酸又甜   李桂香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喃喃自语:“我的个乖乖,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。徐老叔这么英武的吗?”   谢灵图还没画完,听到动静就停下笔,然后看着父子俩的动作,一时觉得原来六十年代就有欢喜冤家的父子了吗?   陈丫子:真该庆幸自己不是儿子吗?不是的,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羡慕。   徐兴全拧了一会儿,想起院子里的人,为了给儿子留点面子,徐老大也自觉自己不应该和他老子计较,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放下。   徐兴全咳嗽一声,说道:“刚才你看啥看得入神了?”   徐老大也一副什么都没发 ¡£

ÎâÈý¹ð2019-11-12 11:53:04

说罢,又对徐良才开口:“才子,你也去,今天来我家吃。”   徐良才摆摆手:“大哥,我不去了,今天你们好好聚聚,等我明天去吃。”   “好,你忙你的,我们先走。”   徐家堂屋,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座椅上,本来刘秋苗是想出去迎迎的,徐长喜不让。   不孝儿离家四年,还想让他老子去迎,做梦呢。他今天就要坐在堂屋,等着那个不孝儿给他行晚辈礼,要不就别进他老徐家的门。   长辈坐在椅子上,其他晚辈也或坐或站地待在堂屋。-一旁的大孙子见大人那么严肃,也不敢出声,乖乖的待在他娘身边;其他孩子见大哥这样,也更是不敢吵闹。   堂屋大开着,屋里一片安静。   不一会儿,脚步声从外面传来,屋里人越发的沉默,有的人暗暗期待,有的也好奇的伸着头。   果然,徐解放回来了,后面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看不清脸,只觉得男人身板挺直,肩宽腰正,莫名的有气势极了。   人刚准备进屋,刘秋苗就跑到门口,然后拽着她儿子的胳膊,开始哭,一边哭一边出声:“你这个狠心的,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,当你爹娘是死的啊!就是那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不准备回来了?”   “我这命苦啊!丈夫,丈夫不听我的,儿子也不想见我。就我一个人,还活着干什么。”   徐长喜听他婆娘哭诉,脸是黑的,被气的,本来好好的伤感也被这娘们给弄没了。   徐解放、徐解军and徐文:“”   “呜呜,干脆给我抬副棺材吧!真是没人待见啊!呜呜”   徐锐本来十分愧疚,但听见熟悉的夺命连环后,一时复杂。只觉得他娘现在功力见涨,以前哭他爹,觉得她和儿子们受罪了,现在是连丈夫待儿子一起哭,只她受罪。   徐锐轻拍刘金花的胳膊,然后扶她进堂屋。   徐长喜黑着脸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然后一腔怒火对准后面的徐解军:“站那干嘛,还不快替你弟拿行李。”   徐解军无奈,真是无妄之灾,不敢喷老娘,不敢喷刚被老娘发作的小弟,只挑他这个软柿子捏,他爹真是逊。他这当儿子的苦啊!   心里想着,动作却是不慢,等拿起行李。   真重啊,他弟不知道放了啥。   一家子回到堂屋,坐在板凳上。   徐长喜也没了再骂儿子的心思,看了看儿子脸上的伤疤,沉默半晌,开口说道:“没给你爷爷你爹丢人。”   一旁,刘秋苗默默的哭着,时不时的看看儿子脸上的疤,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,怕是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。   徐家四个儿子,徐锐三个哥并嫂子们也做在一旁。   “锐子啊,你这男人啊,连疤都长的这么”双胞胎哥哥徐文出声调侃道。   还没说完,他娘的哭声更大了。   再看他爹的黑脸,瞬间不说了。   旁边坐着的媳妇也拽了他一下,瞪他一眼,意思是让他别废话。   徐文仰起头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想活跃个气氛吗,我容易吗我。   “其他的我也不说了,你这些年不回家的事也翻篇,这几年在部队上你也辛苦了。至于以后是个什么章程,你自己看。你一贯是个有主见的,我们也管不了你。不过,有一点必须做到,就是稳定下来,干什么事踏踏实实的干。”过了片刻,徐长喜继续说着。   徐锐:“组织会安排工作,我尽快稳定下来。”   “行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徐长喜松了口气,然后又开口说道:“你还没见过几个嫂子和侄儿,今天正好认认人儿。”   徐锐离开家里当兵时16岁,只有大哥徐解放成家,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。徐解军那时才有了相看的对象。   四年后回来,二哥徐解军,双胞胎兄长徐文都已成家。   徐解军有了一个儿子,今天三岁。   大嫂半个月前刚生了老二,徐文刚成家,没有孩子,倒是和媳妇关系正好的时候,坐的时候明显三对夫妻两人挨得最近。   徐锐站起来,一一打招呼认人,几年不见已经没有什么印象的大嫂王英笑的一脸憨厚,看着温温和和。   二嫂陈男则是有些内向的回应,招呼到三嫂刘晓云时,刘晓云大大方方的回应,性子爽利,和徐文倒有些相得益彰。   认人时,徐锐面上